抗战相册:日本摄影决死队记录的上海沦陷_高清

 公司相册     |      2019-02-24 05:30

  这组战地影像,是日本读卖新闻社的记者从8月下旬开始随军拍摄的,从日本人的视角记录了日军攻占上海的过程。这些影像的背后,是70万中国军队以血肉之躯守疆卫土的悲壮与豪情。三个月的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以付出伤亡29万人的惨重代价,粉碎了日本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计划。

  淞沪会战于1937年8月13日打响,导火索是发生在8月9日的“虹桥机场事件”。此时北平和天津已经沦陷,在北平沦陷后的第二天,即7月30日,高级将领张治中就向蒋介石提出:先消灭驻扎在上海的日军,以绝后患。图为8月下旬,上海军工路上的日军敢死队。

  1937年8月12日,张治中率精锐87师、88师及两个重炮团共2万多人到达上海。此时,上海驻扎着日军6个大队的海军陆战队及其他武装共4000多人,位于虹口的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和位于杨浦军工路的公大纱厂为其主要军事据点。图为上海军工路上受伤的日本兵。

  张治中部队本想在日本援军到达上海之前消灭日本驻沪部队,稳定大后方后再北上抗日。但是,驻沪日军凭借其精良的武器装备和坚固的工事,使中国军队屡攻不下。再加上蒋介石错误的指挥策略,寄希望于英美调停,贻误了战机。图为进攻上海闸北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员。

  两军鏖战十日之后,8月23日,松井石根率领2个师团作为上海派遣军的先头部队登陆上海。之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几乎都到达上海,国军70万将士在上海继续与日军拼杀。图为上海闸北市区,进入市民家中的日本海军陆战队狙击手。

  日军登陆后,开始进攻宝山、月浦、罗店、蕰藻浜中方阵地。尤其是在罗店,双方展开拉锯战,双方为了争夺此地,各自死亡9000多人,罗店血流成河。图为死守十字桥的日本海军陆战队太田部队士兵。

  中国军队伤亡之惨烈,可以称得上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当时形容罗店拉锯战中国军是拿人海填火海。中国的精锐部队被送进日本陆海空三军火力的熔炉之中去,一个师上去之后,两天就打光了。图为上海十字桥战场。

  201旅旅长蔡炳炎,率两个营夺回罗店,蔡炳炎和两个团长阵亡,营长、连长牺牲过半,蔡是继黄梅兴后中国军队在淞沪战场牺牲的第二个将军。图为淞沪巷战,日军设在街头的工事。工事后面拍照的是日军随军摄影师。

  日军是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黄浦江和外海上的日军大炮炮舰,航空母舰上起飞的轰炸机、以及陆军火炮,将上海炸成一片火海。图为上海巷战情景。

  起初,空军在淞沪会战上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国军有约200架飞机和少量中小型舰艇,日本有约390架飞机,海军舰艇30余艘,其中航母3艘。然而,中国军队没有进行过陆海空协调作战的训练。图为上海巷战中的海军陆战队士兵。

  整个淞沪会战期间,中国空军共击落日本飞机230多架,击落日本飞行人员327人。然而由于中国飞机都为进口,很难进行补充,到中后期基本被日军空军压制住了。图为掩护日军进攻刘家行阵地的战车。

  9月6日,第三战区发布第二期作战计划:上海战区以持久抗战为目地,限制登陆之敌发展,力求各个击破之效。中国军队做好了准备进行防御作战的准备。然而,日本军队却不断地在各地登陆。图为在国军火力下穿过吴淞河,进攻刘家行阵地的19个日军藤田部队敢死队士兵。

  曾担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的冯玉祥在自己的回忆录里写到:“我们的部队每天一个师又一个师投入战场,有的不到三个小时就死了一半,有的支持5个小时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就像大炉一般,填进去就融化了。”图为日军剪破国军阵地的铁丝网。

  日本最高层决定将侵华的主要作战方向由华北转移到上海,并再次作出增兵的决定。到9月下旬,日军在上海总兵力达到20万人。图为突破国军刘家行阵地的日本士兵。

  9月中旬,中国军队也做出了增兵部署。胡宗南从甘肃出发,21集团军从广西出发,军阀杨森率军从四川重庆出发。这样的大规模军队集结实属罕见。杨森部队出发时,20万市民相送,他向民众发誓:“川军宁做战死鬼,不当亡国奴”。图为进行吴淞渡河作战的日本士兵。

  到9月下旬,在淞沪战场的中国军队达70个师75万人。中国军队伤亡惨重,只得不断补充新兵,临时抓的壮丁连枪都不会放。面对有优势装备、飞机、大炮掩护之下的日军,中国军人能拼的只有血肉之躯。图为吴淞渡河战中,听到命令突击进攻的日军士兵。

  10月15日,蕰藻浜防线集团军到达淞沪前线集团军属李宗仁白崇禧部队桂系王牌,在地方军中享有威名。10月19日,中国军队发动全线反击。桂军初上战场,毫无经验,数万大军一日即被打散,上万人战死。图为吴淞渡河战的日军士兵。

  淞沪会战进入10月底,中国军队虽然处于被动地位,但仍然控制着上海。此时,日军在淞沪前线万兵力。此前日军一直将主力放在华北寻求和中国军队决战,如今日军决定将战略重点转向华中、华东。图为日军在闸北商务印书馆附近与国军激战。

  每天日军的第一个事情,就是轰炸机拼命轰炸,接着海军舰炮、重型舰炮猛攻。到10月26日,大场宣告失守。图为日军在闸北商务印书馆附近与国军激战。

  大场失守以后,中国军队放弃北站和江湾阵地,向苏州河南岸转移。图为日军在闸北商务印书馆附近与国军激战。

  此时,蒋介石已得知,国联要在11月初在日内瓦开会,届时将接受中国控诉。蒋认为为了获取国际舆论的同情与支持,有必要留下少量兵力,坚守苏州河以北地区,直至会议召开。图为大场镇马桥宅战役中,向前突进的日军石井部队。

  第88师副团长谢晋元奉命率领1个营据守闸北四行仓库。四行仓库此时成了苏州河以北中国军队唯一的据点。谢晋元率领第1营400多名官兵,对外号称800人,在10月27日进驻四行仓库。图为大场镇马桥宅战役中,深入中国军队战壕的日军。

  四行仓库是根据地,也可能是坟墓。谢晋元率部死守四行仓库4天4夜,毙敌数百人。图为大场镇马桥宅战役中,日军挥刀砍杀中国士兵的瞬间。

  上海女童子军杨慧敏与著名记者曹聚仁将一面中国国旗送到“八百壮士”阵地上。此后,上海便有了“中国不会亡,你看那八百壮士孤军奋守东战场”的歌声。图为在上海的日军对大场发起攻击,调集各种火飞机狂轰滥炸。大场方圆数里,一片焦土。

  10月31日,谢晋元率领第一营幸存官兵撤退到法国租界。图为向中国阵地进攻的日本军在渡河。

  10月30日,蒋介石听取顾祝同、陈诚、白崇禧等人建议,下达了向被称为“东方兴登堡防线”的国防工事撤退的命令。图为上海北站附近激战中的日本士兵。

  国防工事是由德国顾问在抗战前主持构筑的。其中,苏州至福山、江阴至无锡这两条拱卫首都南京的防线,被西方媒体誉为“东方兴登堡防线”。图为在国军阵地前几十米处的日本士兵和摄影记者。

  然而第二天,蒋介石又下令第三战区继续坚守原有阵地与日军作战,要求前线将士坚持一个星期。他是想等布鲁塞尔的九国公约会议开了以后再撤退,希望欧美出面来制止日本人的侵略行为。图为闸北附近街巷战的日本兵。

  由于蒋介石对形势的错误估计,中国军队丧失了撤退的最佳机会,几十万大军的生命危在旦夕。11月5日,日军第10军在杭州湾金山卫登陆,在中国军队防线背后实施包围。图为淞沪会战中,被俘的中国军人。

  11月8日夜,日军凭借强大火力从东南西三面突入松江城,中国守军殊死抵抗,大部分阵亡。第67军军长吴克仁壮烈殉国,年仅43岁。图为在苏州河附近作战的日军。

  11月8日晚,南京统帅部命令第三战区各部实行全线后撤,分两路先退向南京、苏州,以及嘉兴以西地区。在日军的狂轰滥炸之下,国军三路大军指挥失控,大撤退变成大溃退。图为在苏州河附近作战的日军。

  日军很快攻占了上海各镇,11月12日,日军占领上海南市。上海市长俞鸿钧发表告市民书,沉痛宣告: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沦陷。图为进攻上海南市的日军。

  在大撤退中,国军溃不成军,放弃了有“东方兴登堡防线”之称的国防工事,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门户大开。1937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图为南京上空,日飞机投掷的炸弹在中华门附近爆炸。